zipcy

喜欢你
对,就是喜欢你

【伞修】玫瑰花(序)

 没关窗,冷风透着纱窗缝隙灌进来,吹痛屋内人的肩膀。别墅靠海,海浪声像是星潮洗涤宇宙尘埃那样,吻着被无数人踏足过的滩涂,带起碎沙卷拥。

  对岸灯火豆星点点,灿隐隐的,像是要氤氲汽化在黑夜的歌咏中。苏沐秋努力把他们想像成故事,灯光晃动中有人影消散,亦会有哭咽声点缀碳素笔,渗出的笔墨叙述分离。笔下滑动的纸张却在不经意间被风吹下桌面,打旋落在脚边。

  苏沐秋握着笔的手便在空中滞住,霎时间眼神慌乱如被抢夺糖果的孩童。他慢慢放松下来,强迫自己瘫软,靠着椅背,思绪放空,握着笔的右手搭在额头,而左手却伸向牛仔裤的拉链,略有些迟疑地顿了几秒,而后拉下拉链开始撸动。

  海风似把苏沐秋的脑袋冻固成了冰,而黑夜成为自渎的男人的遮羞布。海中有无数双眼睛为了生存紧紧相拥,而他却回忆着他的眼睛欲望深沉。

  

 

  叶修觉得苏沐秋就好像是会沁出血珠的细小伤口,霸道的扎据了一角,卑劣的不被你察觉。

  又好像彼此公转自转的两个星球,独立又彼此吸引,却永远不被完全接受,只能被名为‘朋友’的万能引力玩弄到让人发疯的境地。

  不对,是最好的兄弟。叶修不禁嘲讽的扬起嘴角,从兜里摸出一包烟,小小的火陡然开放又转瞬而逝——就连烟和打火机都比他俩亲密。

  明明春梦如此旖旎,肌肤相贴上瘾,脑海排练的色情炽热之至,而现实却把幻想扔进粉碎机流到垃圾桶,垃圾桶再把残渣倒进榨汁机,粉红色的粘稠浆液甜蜜的告诉你:

  我们是兄弟。

  “在……干嘛?”苏沐橙突然出现在叶修身后,故作轻松的问道。她也明白自己聪明绝顶的哥哥不知为何的干了件愚蠢透顶的傻事,她虽然不愿见两人暧昧隔线彼此摸索,但更不愿见两人故作无事貌合神离。苏沐橙是这份爱情的忠实拥护者,然而爱情的参与者选择要退出,徒留她滑稽的举着‘在一起’的光牌,茫然无措怅然若失。

  叶修将烟碾死在天台栏杆上,“想事呢。你说老韩这两天干嘛呢,一点声都不发。”

  “想着怎么对付你呗。”苏沐橙勉强笑了笑。

  “也是。”风是向着自己,于是叶修将烟碾死在栏杆上,免得烟味熏到苏沐橙。

  “走吧,回去了。”

 

 

 

  叶修是刺眼的玫瑰,

  他是温柔的,成熟的,无可置疑的,令人沉迷的。

  而他喜欢能听懂他内心所想的,能了解他眼神所含的,了解他强大的,了解他弱小的,了解他成长的,了解他不甘的。

  他喜欢能在下雨天陪他放肆嬉闹的,能在艳阳天与他静谧慵懒的。

  他喜欢苏沐秋。

  苏沐秋是那么纯粹的人,描述他用太多笔画叶修都觉得不好。他也不信十五年朝夕相伴,酒后都能乱性的亲密,苏沐秋就真的把他只当兄弟。两人用五年相知,维持十年暧昧,分秒友人以上恋人未满的眷恋,苏沐秋毫无征兆的便脱身而出,徒留叶修握着那点可怜的又那么美的回忆,可就剩的这些回忆,自尊心也逼迫着叶修去放弃。

  

  可俩个人在一个深夜突然都明白,面对面的满载谎言的舞,才应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就和他们的时代一样,是充斥着自欺欺人的盛世。




试水





我俩的青春风和日丽(四)

  周末是学生的噩梦。

  我和竹马从来不觉得周末好过,周末不可能像少女心仪许久的粉白胖次一样甜美可爱,也不可能像少年心心念念的泳装福利一样惑人心神。周末是电,周末是光,周末是唯一的天堂。

  我和竹马此刻就在天上走着,将‘不想补课’四个大字明晃晃地写在脸上。我不能理解为什么国家奇幻胎教部要对高中生进行这样的虐待,在要求肉体健壮的同时又要求灵魂有趣,真是个不一般的小机灵鬼呢。

  你怎么不说为了配合青少年成长把教材改的稍微简单一点呢?

  “周末真的是烦,要不咋俩别去补课了,去马场吧?”竹马挥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他妈妈不让他打嘟嘟,原因是怕养了那么多年的大白萝卜惨遭毒手。

  我冷酷的说,“那马场就一骆驼,去那干吗,还不如好好学习。”我等到竹马坐稳关门后,豪放的一摆手说,“师傅,去海星广场!”

  出租车师傅和竹马一脸惊恐的看着我。海星广场是我们这最奢侈的商业区,一只原味单球冰激淋就二十三块。关键是出租车师傅信了我好好学习的鬼话,巨大的反差让他略微高潮。

  竹马瞪大了眼睛,“你疯了,这个点去海星你是想被挤得妻离子散吗?”

  “不,”我故作深沉状,“我是想捞个媳妇啊。”

  竹马听见这,深情款款的握住我的手,“是我不对,让你受苦了,我真的不知道原来在我一天五百六十七个情书那么收的时候,你还在独守空房空虚寂寞。”

  “……你可做个人吧。”

  给钱下车,我和竹马快快乐乐。正处于成长期的我们似乎很容易饿,闹了一会遍找了个店去吃小龙虾。竹马摸兜付钱的时候,陈了好几周的巧克力掉了出来,霎时间目瞪口呆。

  “嗯,小龙虾配巧克力,天作之合。”我出言嘲笑他,却见竹马一脸严肃,不禁诧异,“怎么了?被巧克力吓成傻子了?”

  竹马慢慢转过来,眼神空洞,“这巧克力,是咱俩买给咱妹的。”

 “……真的假的?”我心里一惊,冷汗从额角流了下去。

  完了,凉凉了。

  竹马的妹妹有很多称号,其中以‘女神’最为流传,但对于我和竹马来说,女神妹妹是不存在的,有的只是小恶魔妹妹。她上的学校虽然很好,但却是一月制的,而且这么大了的女孩子也不能和哥哥再在一起住,所以每次她回来,我俩就像供祖宗一样宠着她,毕竟就这么一个从小看到大的妹妹,怎么可能不爱她。

  上个月她要返校的时候说想吃巧克力,我和竹马就凑钱买了一个外国的巧克力给她带着。可现在这个巧克力却在竹马的兜里出现了,虽然我清清楚楚的记得竹马确实往妹妹兜里放了点啥。

  “完了完了,”竹马捂着额头,“咱俩美好的日常将一去不复返了,我走了之后,你要梦见我啊。”

  “额……”我不禁想起前几天做的梦,不自禁的瞟了眼竹马的头顶,“别说没用的,先给妹妹打个电话?”

  “算了吧,你还记得她大半夜扒窗的事吗?电话道歉对她肯定没用。”

 “我怎么不记得,那是我帮她扒的窗户啊。雇了个卡车把班里同学载到小树林,然后把书桌摞起来的。”

  “你个垃圾!”



下章就沐沐了。

感觉写的不是那么有趣了?

毕竟我想日常一点嘛,可能不太严肃,还是想温馨一点。

虽然这一章没体现出来。

还是那句话,喜欢我告诉我,欢迎评论!!

我俩的青春风和日丽(三.一)

我会被你喜欢吗?

这样的我,会被你喜欢吗?

少年时代的人是不是一直都在等待着能改变整个人生的事?

如果我这么做了,我会被你喜欢吗?

你会笑出来吗?会哭出来吗?

会生气吗?会快乐吗?会嘲笑我吗?

现在的我只能追寻一些可以不用钱买到的东西,你的喜欢,我可以拥有吗?

想和你一起看风景。想和你一起听歌。

想去了解你喜欢的事,想陪你打牌。

想和你一起喝可乐,想一起去看电影,想去唱歌。

清晨和你一起刷牙,刷完牙喝粥;晚上和你一起熬夜,熬完夜夜宵。

最初遇见的时候,你的视线投在我身上,光笼罩。

我能使你感到,你真切的活着,幸福着吗?

你在看着我,很酷。

但我想你再这样看我,我就要舌吻你了。


心理活动而已。

什么时候的,自己猜呗。

我俩的青春风和日丽(三)

我十分清晰的记着我自己前一秒在干嘛,我前一秒在睡觉。

  然而下一秒,我就在绣满星星的黑色夜幕下飞行,冷风呼啸刮过我耳边。

  我摆正了胯下的扫把,避免撞到那只戴着面具的鸟,然后将自己停在一个高楼的顶层。我将帽子扶正,心想要不要试试看能不能施展一个龙卷风摧毁停车场,各种各样大胆的想法在我内心浮现,虽然我国拥有一套完整的刑法,但这是梦境,我甚至能变手铐出来,还能消除所有的苏格拉底大香肠与羊奶。

  直到我转身看见多了狗耳与狗尾的竹马挥手对我打招呼。

  果然该来的人总会来吗?

  “我陪你深夜喝酒,清晨喝粥,梦里送外卖,现实吃外卖。”竹马晃晃尾巴,似乎看出我在想什么,很愉悦的说,“虽姗姗来迟,但永不缺席。”

  我低头看了看,身上穿着的白色衬衫随着竹马的话语凸显大大的红字‘外卖‘,不禁嘴角抽了抽。竹马倒在一旁适应着自己多出来的耳朵与尾巴,不时向我的猫耳猫尾投来罪恶的目光。

“不可能,死都不会让你摸。”我面无表情的偷袭去摸竹马的狗耳,被他躲过。

竹马撇撇嘴,“撸猫让我质壁分离。不过你不冷吗,天台风这么大,一会还要骑扫帚送外卖呢。”

“冷啊,你不冷嘛?”

“冷啊,所以我穿秋裤了啊。”竹马摇了摇尾巴,“我看你是真的冷,孩子缺点心眼呢,不知道多穿点啊?”

“你才缺心眼……靠,我要冷死了。”我确实有点冷,裤子遮不住脚踝,只觉得风顺着裤腿往上灌。于是我把衬衫上两个发着光的红色大字扣下来揉成一团,扔给竹马,“你这么暖和,不如就你来送外卖吧,我在一旁为你喝倒彩,不用感激我。”

“怎么能这样呢?我们是新世纪的好外卖员,你这么干会被差评的。”竹马将我的手放在他的头上,“让你摸毛,我们去工作好不好?”

我默了两秒,感动的问道,“你洗头了吗?”

“额……”回答我的是竹马的闪烁其词。

“你今天早上吃烤鱼没洗手就挠头,现在还把我的手放在你的头发上?”

“额……”回答我的是竹马的嗫嚅不清。

“你去死吧。”

经过了一番胡闹之后,我与竹马踏上了伟大的送外卖的征程。第一份要送的外卖是盐烧鸡盖饭,送到的时候盐烧鸡不知怎么的活了过来,劈头盖脸的一顿猛亲顾客,清纯的我和竹马在一旁笑得岔气;第二份则是一麻袋的喜之郎果冻,送到的时候爷爷奶奶可高兴了,免费让我们体验了一把太空人的生活;第三份则是崂山白蛇花草水,是一位女孩送给他前男友的,让我们直接淋到丁丁上就行。可我们能这么干么?不能。于是我们把他整个人泡在了蛇水里。

三天三夜,三更半夜,外卖永不停歇。

但还是会停歇的。送完外卖,我和竹马拎着一听红牛来到我们最初相遇的天台休息。他将喝完的红牛饮料罐窝成一个球,上上下下的抛着玩。我的竹马长得很好看,从小就是一个让人移不开眼的帅气的男孩,而竹马的性格与内涵又不会让这份惊艳消散掉,所以眯眼喝着红牛的额发因风飘动的竹马,成功的吸引了我单身十年今年十岁的扫帚。

这个头发!这个头发看起来好软啊明明型这么酷!主人你把那只大狗的头发拔了给我吧!

想都别想!我在脑海里将高潮的扫帚怒叱回去,并把喝完的红牛扔到竹马的头上。

竹马没来得及躲,结结实实的被砸了一记,颇为委屈。于是他从兜里摸出一只话筒递到我嘴边采访我道:“尊敬的外卖同学,请问我又干什么了让你如此残忍?”

“我残忍有你亲卫队残忍吗你个手下败将?”

“你怎么能跟我的亲卫队比谁更残忍呢!她们还都只是年仅八十八体重三百八的人妻啊!”

“……滚!”



沉迷昆特牌中。

感兴趣的话可以看看前俩个。我写的伞修因为是高中生且荣耀不太涉及,所以有一些不那么早熟的话语,当然肯定有沐沐的。

如果你觉得哪里不好,请告诉我。如果你很开心,也请你告诉我。

如果你喜欢的话,请告诉我哦(重事三)!

我俩的青春风和日丽(二)

虽说脑子里的水可以养鱼,但是保存逃课知识的那一角永远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我和竹马将英语老师的忠告摒弃在校园小树林里,并从小树林那一角宛如狗洞的圣门通过,热泪盈眶的呼吸校园外自由的空气。

  然而两分钟后我们又钻回去了,因为我们忘拿了呼吸自由空气重要的凭证——钱包。紧赶慢赶回到教室也还是突破不了课间只有十分钟这残忍的极限,于是我们被迫在呼吸了两分钟自由后又回到沉闷的教室,开始沉闷的语文课。

  “可能为狗敞开的洞永远不为人开放。”竹马可惜的叹了口气,惆怅道。

  “可至少爬出去能有自由!”我冷笑着,递给他语文小考单。

  语文老师是个年轻美丽的男老师,在他的课上我和竹马都不会睡着,因为我俩总能发现飘柔般的美。像这次我们就打赌语文老师能转多少次小圈圈。

“十二次,绝对是十二次。你看他今天穿的小裙子,带蕾丝边的这条是他最喜欢的,不转满十二次这节语文课都不美满,没有灵魂。”竹马偷偷往嘴里送了一块好友趣,顺便扔给给我一个士力架,含糊不清的说。

我不甘示弱的反驳:“你别忘了最近他老公出差回来了,这可是双份的喜悦知道吗,十五圈,多的那三圈讲题就出来了。他那小裙子不轻易放出来的,一定穿给他老公看的。”

竹马不以为然,“你就仗着我宠你才敢在这里嘤嘤狂吠,等会输掉裤衩可别找我哭。”

“赌了,谁输谁跪着去广播站找巨婴站长表白。”我面无表情,冷漠无情。

“看看,恃宠而骄,班长你说这是不是恃宠而骄?”竹马痛心疾首,西子捧心。

班长默了一会,然后举着新华字典愤而起立,“你俩再逼逼一句我砸死你俩信不信!”

我和竹马顿时吓到掉色,屈服于班长的新华字典之下,被暴力作践成可怜无助的孩子,眼睁睁的看着班长沉浸在字典带来的扭曲快感之中,心里满溢着悲痛,恨不得冲上前将班长拖去讲台摩擦让他清醒一点。

不过……

“班长你给我坐下!!!”语文老师举起康熙字典,声嘶力竭。

而文艺委员却快乐的瞅了眼自己手中的成语词典,这才是正道,没别的。

中午的时候,我和竹马放弃了逃离学校的计划,乖乖的在学校小树林偷偷画了一个魔法阵召唤出汉堡,泡面和深海鱼子酱出来啃,还给了小树林大爷一点以保安全。竹马一边嗦面一边指手画脚的筹划下一个逃学计划,而我在风中优雅的以两口一个的频率吃着汉堡,深海鱼子酱则被我拿去喂狗。

竹马叙述完他的计划,开始勤奋的嗦面,“你说为什么班长喜欢语文老师啊?”

“看对眼了吧。不过班长不会告诉语文老师的,毕竟语文老师也不需要他的爱。”

“也不需要他的苏格拉底大香肠。”竹马打了一个哈欠,“语文老师他老公是真的好,游戏打的贼鸡儿强。微信里还秀恩爱呢,上次回来给咱语文老师买了个包。”

“说起来隔壁班的那个特别肝的生活委员喜欢咱们班班长欸,你知道吗?“

“知道,就那个整天喵喵喵的那个嘛。“竹马将面嗦完,开始喝汤,”长得还可以。“

我摸了摸鼻子,“我倒觉得她还行,不过我喜欢的不是那样的,我更喜欢汪汪汪的。“

“比起狗,我更喜欢猫欸。”竹马向后靠,用双手撑着地,微微的歪头看向我。

我摸了摸小土狗的耳朵,“知道,要不你去给母猫拉皮条呢?我喜欢狗就是了。”

“可是狗没猫可爱啊。”

“猫哪里可爱了?”

“猫很可爱的好吧?”竹马不服气的说,“你的审美这么差的吗,猫多可爱啊,完全符合我内心对对象的标准。”

“对象……什么鬼标准,橘猫标准吗?压不死你。”我嘲讽的笑着,握紧拳头,“我就喜欢狗。看见这是什么了么?拳头大的沙包,敢反驳我锤死你。”

竹马无奈的叹了口气,“明明是沙包大的拳头好吧……行呗,听你的,狗。”

“……有病吧你?”我翻了个白眼,顺势学着竹马的姿势撑着向后,天空真蓝。

校园生活快乐无边,法力无限。教室里有一个不太合群的女生独自看着《史记》;食堂里世纪大战箭在弦上气氛紧张;超市里是泡面党热气腾腾的万众狂欢;操场上有拿着面包和西米露肩并肩慢慢行走的情侣;卫生间有和外星人交谈的少年;宿舍楼后有衣服湿掉低声啜泣的少女;我和竹马在小树林用魔法阵召唤出午饭,头顶是柔软的云。

心照不宣,在劫难逃。




只是突然想到叶神会怎么翻白眼。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快写好了二。。。

生日buff吧?

我俩的青春风和日丽(一)

我走在上学路上。

风和日丽,路边转角的小巷有一只公猫在孕吐,炸油条的大妈将豆腐脑扔在水沟里,头顶光环的少年和猫耳少女一边走一边掰手腕,小偷在询问人贩子为什么穿女式内衣。

而我是一个普通的高一走读生,成绩不上不下,长得不美不丑。手机叫我妈在开学前一天扔鲨鱼嘴里了,每天早上起来只能吃油条牛奶配苏格拉底大香肠,没什么钱,平生掌握的最大权力是卫生委员。

可我有一只很棒的竹马。

我和竹马并肩走在通往学校的道路,他是半路窜上来的,故事开幕时还没他呢。他在吃一条烤鱼,多半是那只让公猫孕吐的母猫给他烤的,以报答他拉皮条的恩情。我的竹马一边吃烤鱼一边兴致勃勃的描述他昨天梦到的我。

“我跟你讲你可漂亮了,七彩的头发,黑曜石的眼睛,镶了99999颗钻的小西装,我真的超想给你衣服扒了拿去换钱买巧克力,”说到这里,他挠了挠头,“可是我打不过你,说来也是,99999颗钻你都能穿在身上,如此极品谁敢染指。”

而我只是惊恐的看着他,刚吃完烤鱼的手挠头发,哥敬你是个人才。

进了学校,我眼睁睁的看着邪恶的纪律委员把我没戴校牌的纯洁竹马拦下要微信号。不过姐姐记个名得了要什么微信号啊,我竹马的后援团会拿小拳拳锤你胸部的哦,我可是亲眼看见过她们把一个对A掐成B的哦。

但我是一个文静的孩子,所以我只是故作高冷的叹了口气,把竹马的校牌紧紧攥在手里。

略略略,让你吃烤鱼。

竹马一脸哀怨的将该名纪律委员的班主任的微信号写在了小纸条上,宛如刚被公公强逼上穿女装的女婿,转过头来却笑得像逼迫自己女婿穿女装的公公,把我推出了校门。

纪律委员一脸懵逼的看着我,又看了看表,七点零一分。

竹马洋溢着帅气的笑容,“诶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没校牌你迟个到,天作之合啊。”

天作之合你大爷啊?这么幼稚的报复方式不怕凌晨两点我去敲门么?

但没有办法,校规便是铁的纪律,迟到一分钟也是要遭受天谴的。我只得将该名纪律委员的政治老师的微信号写在了小纸条的背面,挽着竹马快快乐乐的上学校。

花了三个小时背的学生会成员的老师的微信号,终于派上用场了。竹马好心情的向纪律委员挥了挥手,“再见了朋友,有机会一起睡觉啊!”

你睡你妈嗨啊?陪你睡的不是隔壁班黑板槽里的粉笔头么?宿舍不对走读开放好吧。

不是纪律委员你还配合他红个小脸干嘛?你真的会被竹马的应援团掐咪咪的哦,对A成B的那种掐哦!不会因为你是学姐就放过你的哦,她们连学长都不放过的。

如此想想这个应援团还真是丧心病狂,和竹马绝配。

第一堂课是英语课,英语课是什么课?是天文,是圣典,是抹茶味的旺旺果冻。总之英语课就是一堂压根听不懂的却能在老师在黑板上写天书时偷吃竹马给的抹茶果冻的课。

竹马也觉得很无聊,于是他说:“我们逃课吧?”

第一节课就逃课?大哥你要不要这么没节操?

竹马想了想,“逃的话请你吃旺旺咖啡冻哦。”

我是像你一样吃货的人么!我嗤之以鼻,冷漠无情。

“逃课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逃课的。翻围墙会进局子,跨栅栏我也不会,还是沉迷英语催眠,专心与周公约会。”我矜持的拢拢耳边的碎发,放学去理发店买个烈焰波动斩剪头吧。

“你做人还能有一点上进心嘛?当学生不逃课你还想过高考嘛?”竹马捂着心口,那张俊脸好像是UC新闻总部部长。我不禁在后援团写满了‘吃人’的眼神注视下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便打算安慰他。

 “要不一个咖啡冻一个抹茶冻包天怎样?”

 竹马激动的掏出钱包要给这门十分划算的亲事钉上钉子,然而催眠师推了推眼镜要拆十座庙。

 “后排的两位同学!晃荡自己脑袋玩脑子里的水呢吧,需不需要我凿出来让同学观摩观摩啊?”

额,不用不用,腥。



脑洞使我优秀。

人物有点ooc了,所以我不到紧急不抛名(不

嗯也是为了意境?

头一回写点东西,如果你喜欢,请你告诉我,谢谢!


突然的回忆

  坐公交车,碰见一个孩子,长得挺像我认识的一个倒霉的娃。
  他爹是个酒鬼,喝完酒就开始砸东西打人,不停地叫喊,摸样恶心的要命。
  他妈是个美人,也是个可怜人,很能干。
  有一天这女孩来找我,说他爹他妈离婚了。
  我了然,这是很正常的。任谁也无法和一个经常对自己家暴的人过生活,可这对于孩子,还是残忍的。
  我刚想安慰她两句,结果那女孩说了一句我至今没懂的话。
  “我感觉这个世界是很美好的,至少它给了人退路。”
  我一愣一愣的。
  今天坐在图书馆想了一下,还是没懂。但我知道事情的后续。
  离婚之后的女人带着懂事自立的孩子生活的很好,有时给我拿点水果吃,推都推不掉。而反观男人的生活,白天上班晚上喝酒,喝完酒就睡,醒了就上班,生活规律得很,早上看见我还笑眯眯的打招呼。
  “我感觉这个世界是很美好的,至少它给了人退路。”
  我没懂这句话。
  但我觉得,这个世界,对于一个从家暴中脱离的女孩来说,是很美好的。
 
 

单纯讲个事儿

参加好哥们的婚礼,好哥们的媳妇也是男的,长得贼好看。
  好看到什么程度呢?
  《明日之子》看过没?
  就是秒杀盛世美颜赛道的那种好看。
  因为好哥们和好哥们的媳妇他俩爹妈嫌丢人亲戚不知道都没来,婚礼中间好哥们就怂恿他媳妇丢掉礼服穿上婚纱。
  等他穿完出来亮相的时候,也许是衣服选的好,他穿就是一点违和感也没。
  于是全场不加上好哥们媳妇的十一个人一脸惊艳。
  好哥们的媳妇一脸笑容,笑着笑着就把他藏在后台的袋子拿出来了。
  一套深V露背鱼尾长摆黑婚纱。
  于是大家心领神会的,不言而喻的,眼明手快的,一边嘿嘿嘿一边起身的,把想跑的好哥们按住。
  除了我与好哥们媳妇的全场十个人就这么纠缠在了一起。
  最后十二个人一起拍了张照。
  照片什么样呢?
  好哥们和好哥们媳妇穿上婚纱的那种。
  跟黑白无常似的。
  笑的一脸煞笔的黑白无常。
  或者说,照片上就是笑的一脸煞笔的黑白无常和笑的一脸煞笔的十只小鬼。
  特幸福。